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民事法律

經濟法律

刑事行政法律

涉外法律

公司專項法律

其他非訟法律

淺談對不服部分仲裁裁決的勞動爭議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2017-04-04 瀏覽:0
導讀: 【不服仲裁裁決】淺談對不服部分仲裁裁決的勞動爭議案件的處理 工人趙某于1999年與某機械制造廠建立勞動關系,2002年5月30日,趙某向廠方提交申請要求解除勞動關系,同時提出,廠方應給付工資700元,返還收取的風險抵

【不服仲裁裁決】淺談對不服部分仲裁裁決的勞動爭議案件的處理

工人趙某于1999年與某機械制造廠建立勞動關系,2002年5月30日,趙某向廠方提交申請要求解除勞動關系,同時提出,廠方應給付工資700元,返還收取的風險抵押金1000元,并按工作年限給予經濟補償金2800元。該廠接到申請后經研究與趙某解除了勞動關系,但對趙某提出的其他請求未能自覺履行。趙某遂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經仲裁委裁決,要求用人單位給付趙某工資700元,返還收取的風險抵押金1000元,但對趙某提出的要求經濟補償金的請求未予支持,趙某不服此項裁決,又向法院起訴,要求法院判令某機械制造廠給付經濟補償金2800元,法院經審理認為,趙某系主動向單位提出解除勞動關系,不符合給付經濟補償金的條件,根據法律的有關規定駁回了趙某的訴訟請求,此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當原告趙某要求該廠給付原仲裁裁決的工資及風險抵押金時遭到廠方的拒絕,趙某欲向法院申請執行時卻發現,在不知不覺中竟失去了執行的依據。因為,原仲裁裁決因趙某的起訴而不具有法律效力,人民法院只是對經濟補償金問題作出了判決,在判決主文中并無工資及風險抵押金的內容,因此法院的判決書也不具備申請執行的效力。對于這一結果,趙某、機械廠、法院都無可指責,趙某對于部分裁決的事項不服向法院起訴,對于服從的裁決事項可以不起訴,這是正當行使其訴權的表現,機械廠在支付款項前要求原告提供有效的法律文書,其理由也不能說不成立,法院根據原告要求經濟補償金的訴訟請求作出判決,也無可挑剔。

上述問題的出現,引發了筆者對于審理不服部分裁決的勞動爭議案件的一些思考。

一、對于當事人對部分仲裁裁決不起訴的原因分析。

①服從該部分裁決結果,認為無起訴必要;

②缺乏對仲裁裁決法律屬性的必要了解,認為沒有起訴的部分在經過15天后已經發生了法律效力;

③基于對“對方當事人在法定期間內未起訴,表明對方已服從裁決,肯定會自覺履行裁決”的善良愿望。事實上,在民事訴訟過程中,被告可以通過行使其答辯權、反訴權,對原告起訴或未起訴的仲裁裁決事項提出質疑,以否定仲裁裁決的效力;

④考慮到訴訟費用的預交負擔。對于有財產執行內容的仲裁裁決事項,原告在起訴時如果一并主張,法院有可能要按其標的收取訴訟費用,這無疑使原告增加了一份額外的經濟負擔。

⑤原告對未起訴部分仲裁裁決事項所涉的民事權利予以放棄;

⑥被申訴人在起訴前已經按仲裁裁決的內容自覺履行。

二、勞動爭議仲裁的屬性及仲裁裁決的效力。

要弄清當事人對仲裁裁決的事項是否有必要全部提起訴訟,首先應當了解勞動爭議仲裁裁決的屬性及其效力。所謂勞動爭議仲裁是指勞動爭議仲裁機構對當事人請求解決的勞動爭議,依法居中公斷的執法行為。就其法律屬性而言,是一種兼有行政性和準司法性的執法行為。其行政性主要表現在,勞動行政部門的代表在仲裁機構組成中居首席地位,仲裁機關的辦事機構設在勞動行政部門,仲裁行為中含有行政仲裁的某些因素;其準司法性主要表現在仲裁機構的設立、職責、權限、組織原則等具有與審判機關共同或類似的特點,它是國家依法設立的處理勞動爭議的專門機構,依法獨立行使裁決權,具有不受行政機關、團體和個人干涉的法律地位,審理案件時實行合議、回避、時效等訴訟制度,采用調查取證、開庭、調解、裁決、送達等職權行為等等(1)。

仲裁裁決不具有最終解決爭議的效力。雙方當事人不服仲裁裁決的均可以在法定期間內向人民法院起訴,無論是不服全部裁決還是部分裁決,在起訴后原仲裁裁決即完全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不是部分不生效,在當事人均不起訴的情況下經過法定的期間裁決方發生法律效力,但在執行過程中,人民法院仍然有權對裁決的內容進行審查核實,在法律規定的條件成就時,人民法院可以作出裁定對仲裁裁決不予執行。

三、勞動爭議仲裁訴訟程序與一般民事案件審理程序的沖突。

在民事訴訟中,“不告不理”是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的基本原則,我國民訴法在第13條規定,“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這一原則告訴我們,當事人是否起訴、何時起訴、起訴什么,均取決于當事人的自愿,人民法院在審理活動中只能針對起訴人的“告”進行,依據事實和法律對其“告”訴的訴訟請求進行居中裁判,以保護或駁回其訴訟請求,而不能超越其“告”訴的范圍,對起訴人未告訴的內容自行作出裁判,在審判實踐中這類行為通常被定性為“審判權力的濫用”。

在勞動爭議訴訟程序中,按照勞動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當事人可以對部分裁決不服提起訴訟,換言之,對于服從 的裁決事項可以不提起訴訟,但勞動爭議訴訟,畢竟是在仲裁裁決后提起的,當事人的訴訟請求自覺不自覺地會受到仲裁裁決內容的影響,同時勞動爭議訴訟,它又屬民事訴訟的一種,它又要受到“不告不理”原則的制約。

當原告對部分裁決未起訴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對該部分裁決應如何處理呢如不判決,則象上述趙某案例中所提及的那樣,當事人將失去申請執行的依據,如判決則超出了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在最高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7條規定,“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仲裁裁決后,當事人對裁決中的部分事項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的,勞動爭議仲裁裁決不發生法律效力。”該條司法解釋只是對當事人不服部分裁決向人民法院起訴后,原仲裁裁決書的整體效力作出了規定,而對于不服部分裁決起訴后如何對未起訴的部分進行處理沒有具體規定,實際上是回避了勞動爭議仲裁訴訟與一般民事案件審理程序如何銜接的問題。實踐中對于判與不判的做法也不統一,有只針對當事人起訴進行判決的,也有既判決起訴的,同時也考慮到執行問題,對于未起訴的部分一并作出判決,執法的尺度很不統一,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法制的嚴肅性。

四、對未起訴的仲裁裁決事項,法官應履行釋明義務。

基于上述當事人對部分仲裁裁決不起訴的原因分析,除非第⑤⑥種情形外,多數情況下應屬當事人對勞動仲裁裁決法律關系性質的誤解,法官出于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體現社會公平正義的需要,應加強對當事人訴訟的指導。根據舉證規則的原理,恰當地行使釋明權。具體而言:

在立案階段,應注意審查原告的訴訟請求是否涵蓋了仲裁裁決的全部內容,尤其是當事人未起訴而又具有執行內容的仲裁裁決條款,如當事人只針對部分裁決事項提出了訴訟請求時,應明確告知原告:其余裁決事項并不能因你未起訴而生效,相反會因你起訴而不生效,并告知其可能產生的不能申請法院執行的法律后果,以便于當事人在起訴前對其訴訟請求進行必要的調整。

在審理階段,法官如發現原告只對部分裁決事項提出訴訟請求而未起訴的部分裁決事項又具有執行內容的,應告知原告增加或變更訴訟請求。對于原告未起訴的仲裁裁決事項,如果雙方在訴訟中對該部分裁決均無異議,只要該裁決不違反社會公共利益、不損害他人的合法權益,即使該裁決有一定的瑕疵,經法官釋明后雙方仍能認可裁決內容的,應確認裁決的效力,按自認規則直接以該裁決的內容作出判決;反之,如果一方對未起訴的裁決事項提出異議后,雙方不能就該事項達成合意,則由人民法院依據法律作出認定和判決。(2)

之所以要強調法官的釋明義務,筆者還是考慮到目前“不告不理”原則的不可逾越,盡量通過法官的釋明達到原告對全部具有執行內容的裁決事項均提起訴訟的目的,雖然這樣的釋明帶有干涉當事人訴權自由和法院職權本位主義的色彩,但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法官辦案的風險。

五、對仲裁裁決的內容進行全面審判的設想。

盡管現在法院是將勞動爭議案件作為民事案件來審理的,但在1993年前,勞動爭議案件常常被作為行政案件和經濟案件在行政庭和原來的經濟庭審理,事實上對于勞動法在整個法律體系中的定位在法學理論界也存在著爭論。我們也應當現實地承認,勞動爭議案件所具有的特殊性,而絕不能簡單地絕對地套用一般民事案件的審理原則,在我國尚未制定專門的勞動訴訟立法的情況下,在現行的民事訴訟模式下,當原告對于部分裁決事項未起訴的情況下,人民法院應對未起訴的部分盡主動審查的義務,遵循全面審判的原則。即不論原告起訴時針對的是裁決事項中的一項或數項,人民法院均應對裁決的全部內容進行審理并和原告的訴訟請求一起作出判決。(3)其法理依據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方面,基于勞動法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宗旨,在勞動爭議訴訟中亦應將維護勞動者這一弱勢群體的合法民事權益作為我們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指導思想,原告(通常情況下多為勞動者)對部分裁決事項未提起訴訟的,除非勞動者的明示,并不能理解為原告對該部分應得權利的放棄,勞動者之所以申請仲裁以及提起訴訟,其根本目的還在于爭取更多的經濟利益,想魚和熊掌兼得,如果訴訟的結果是得了魚失去了熊掌或者魚未得而又因未起訴使本已獲得的熊掌得而復失,落得兩手空空,這一傷心的結局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勞動者信服的。

如上所述,勞動爭議仲裁系準司法性的執法行為,不服仲裁裁決的一方當事人可向人民法院起訴,人民法院將按民訴法規定的程序進行審理。這里的不服仲裁向法院起訴與當事人不服一審判決向上級法院上訴極為相似,我們不妨將人民法院對勞動爭議案件的受理視作對勞動仲裁裁決的“二審程序”,民訴法在第151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對上訴請求的有關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審查”,這一規定與原民訴法(試行)相比更強調二審的針對性,但在最高院關于適用民訴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80條又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151條的規定對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的有關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審查時,如果發現在上訴請求以外原判確有錯誤的,也應予以糾正”。在審判實踐中,二審法院對于當事人上訴未請求的有關事實和適用法律同樣要進行審查,即使當事人上訴未請求,一審法院判決也沒有錯誤,二審法院在其判決書中仍要寫明“維持第x號民事判決第x項判決內容”的字樣,其意義也在于賦予該項未經上訴請求的內容以強制執行的效力。

另一方面,民訴法在第217條和最高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司法解釋第21條均規定了人民法院對于已經生效的仲裁裁決的審查核實權,人民法院審查核實的范圍不僅在于仲裁裁決認定的事實、適用法律問題,還包括仲裁的程序、仲裁員的個人行為、裁決是否有違社會公共利益等,可以說審查的范圍遠不止裁決的主文條款。盡管我國民訴法在審理程序中沒有明文規定對仲裁裁決的審查,但在民訴法的第六章證據一節規定了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的內容,人民法院在審理勞動爭議案件時應借鑒上述規定對裁決的全部內容進行審查,而不應機械地拘泥于當事人的訴請。事實上,即使原告對部分裁決事項不起訴,對方當事人如有異議,其在質證時還會提出,人民法院還要對其作出認定。從法律邏輯的角度考慮,既然人民法院在執行階段有權對仲裁裁決全面審查,那么人民法院在審理階段對仲裁裁決的全面審理又有何不可呢

以上是筆者個人觀點,有不當之處,敬請大家指正!

注釋:

(1)參見王全興著《勞動法》,法律出版社,第490頁;

(2)關于審理階段法官的釋明權如何行使,還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問題。如仲裁條款本身有瑕疵,而雙方當事人均對此未提出異議,或此條款對于勞動者有利,對于用人單位不利時,是否有必要向單位釋明等等。

(3)祝銘山主編《勞動保險糾紛》,中國法制出版社,第284頁,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1條,“勞動仲裁委員會作出實體裁決后,當事人起訴只是對部分裁決內容不服的,人民法院應當全面審理;結案時,應對仲裁裁決的實體內容作出處理,不得簡單地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更多精彩內容請進入專題



有用 (0)
分享到: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21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久久小说吧-最新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久久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