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信息

余詠-溫州交通肇事危險駕駛罪辯護律師照片展示

余詠律師

  • :浙江六和(溫州)律師事務所
  • :13303201610209040
  • :13676580600
  • :浙江省溫州市府東路宏國大廈四樓

    余詠律師,法學專業本科,法學學士,2014年通過國家考試,于2015年受聘于浙江平宇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2018年受聘于浙江六和(溫州)律師事務所。余詠律師從事法律工作多年,長期致力法律問題的理論研究和實踐,具有深厚的法學理論功底,執業至今辦理過大量民商事、刑事案件,并且先后擔任溫州國際貿易集團有限公司、英博雙鹿啤酒集團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的法律顧問。......

更多介紹 >>

13676580600

怎樣作出車輛逃逸認定 交通肇事罪中逃逸的認定與處罰

發布時間:2020年11月03日 來源:溫州交通肇事危險駕駛罪辯護律師
[導讀]:  余詠律師,溫州交通肇事危險駕駛罪辯護律師,現執業于,法律功底扎實,執業經驗豐富,秉承著“專心、專注、專業”的理念,承辦每一項法律事務、每一個案件。所辦理的案件勝訴高,獲得當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堅持恪守誠信、維護正義的信念,全心全

 余詠律師溫州交通肇事危險駕駛罪辯護律師,現執業于,法律功底扎實,執業經驗豐富,秉承著“專心、專注、專業”的理念,承辦每一項法律事務、每一個案件。所辦理的案件勝訴高,獲得當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堅持恪守誠信、維護正義的信念,全心全意為客戶提供優質高效的法律服務。

  

怎樣作出車輛逃逸認定

  未查獲交通肇事逃逸人和車輛,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當事人要求出具交通事故認定書的,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當事人的書面申請后十日內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載明交通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受害人情況及調查得到的事實,有證據證明受害人有過錯的,確定受害人的;無證據證明受害人有過錯的,確定受害人無。并送達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當事人。

  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   交通賠償標準

交通肇事罪中逃逸的認定與處罰

  一審: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漯郾刑初字第71號

  公訴機關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吳銀唐。

  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09年10月25日7時許,被告人吳銀唐無證駕駛豫L20575號;巨力;牌三輪汽車,沿洛界路由西向東行駛至漯西路交叉口轉盤處向右轉盤時,與騎電動車沿漯西路由北向南行駛的陳敬相撞后,又與正在道路上打掃衛生的王懷言相撞,造成陳敬、王懷言受傷的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后,吳銀唐棄車逃逸。2009年12月30日,王懷言經搶救無效死亡。經交警部門認定,吳銀唐負此事故的全部。

  另查明:本案被害人陳敬對被告人吳銀唐的民事賠償請求已主動放棄。

  本案中被害人王懷言的女兒王秀勤對被告人吳銀唐的民事賠償請求已主動放棄。

  再查明:本案民事部分雙方已達成調解協議,本院已作出漯郾刑初字第711號刑事附帶民事調解書。

  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吳銀唐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且肇事后逃逸,其行為已構成交通肇事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鑒于本案被告人吳銀唐的主觀惡性不大,案發后被告人吳銀唐已積極賠償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可從輕處罰。且被告人認罪態度好,有悔罪之意,具有不致再危害社會的條件,可以宣告緩刑。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并經審判委員會研究,判決:被告人吳銀唐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緩刑四年。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關于;交通肇事后逃逸;的理解與認定問題上存在著分歧。

  首先關于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為及理解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交通肇事后逃逸;是指行為人具有本解釋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和第二款第至項規定的情形之一,在發生交通事故后,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為。該解釋關于第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如下: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死亡一人或者重傷三人以上,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的;死亡三人以上,負事故同等的;造成公共財產或者他人財產直接損失,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無能力賠償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第二條第二款規定如下: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酒后、吸食毒品后駕駛機動車輛的;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的;明是安全裝置不全或者安全機件失靈的機動車輛而駕駛的;明知是無牌證或者已報廢的機動車輛而駕駛的;嚴重超載駕駛的;為逃避法律追究逃離事故現場的。從以上法律規定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交通肇事后逃逸;所指的各種行為。

  其次在逃逸的原因上,現實生活中錯綜復雜,但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原因僅指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為。即肇事者在肇事行為發生后,害怕被司法機關發現,被追究法律而逃離事故現場的行為。實踐中,交通事故發生后,被害人的家屬由于情緒難以控制,往往糾集眾人對肇事者進行 報復,肇事司機在這種情況下的躲避行為與肇后為逃避法律而逃逸的行為是有著本質的區別。此外,行為人由于正在執行搶險、救災等緊急任務時,在肇事后為繼續執行任務而離開現場的行為應不屬于肇事后逃逸行為。因此在司法實踐中必須把肇事后逃逸行為與肇事司機因害怕被害人家屬的報復不得已采取的躲避行為及因執行緊急任務而不得不離開現場的情況區分開來。在具體的案件審理過程中,作為承辦案件的法官一定要結合肇事者的行為特征及心理特征做綜合分析,來認定肇事者肇事后逃跑的行為是否屬逃逸行為。

  最后關于;交通肇事后逃逸;這一情節是屬于犯罪構成的要件抑或是量刑的情節,有不同看法。有一種觀點認為,交通肇事后的逃逸行為是一種事后行為,它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行為人的主觀惡性的大小,但該事后行為對其先前行為是否構成犯罪不起決定作用,也就是說交通肇事后的逃逸行為不能作為交通肇事罪的構成要件。我們認為,交通肇事后逃逸既是一種量刑情節,又是犯罪構成的一個要件。在行為人的行為已經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情況下,逃逸就是量刑情節;在行為人的行為尚不構成犯罪的情況下,逃逸則可以是該行為構成犯罪的一個構成要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二款第項規定: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為逃避法律追究逃離事故現場的。從中可以看出,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離事故現場的即交通肇事后逃逸是交通肇事罪的一個構成要件,因此在某些特定情況下,逃逸行為可以是交通肇事罪的構成要件。但在刑法第133條中規定: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此條款中的逃逸是建立在構成交通肇事罪的基礎之上的,是作為法定型升格的一個量刑情節出現的。根據刑法第133條的規定,行為人只有在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以致發生了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交通事故時,其行為才構成犯罪。如果行為人并沒有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或者有違規行為但沒有造成嚴重后果,即使肇事者有事后逃逸行為,肇事行為亦不構成犯罪,否則就違反了罪刑法定原則。因此我們認為除了最高法院的解釋中第二條第二款第六項規定之外的交通肇后的逃逸行為只是一種量刑情節,即在行為人行為已經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情況下,如果行為人又有逃逸行為的,應該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量刑。

  綜上所述,本案中被告人吳銀唐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發生重大交通肇事,致一人死亡,且負事故全部,其行為已構成交通肇事罪,其肇事后棄車逃離現場的行為是為了逃避法律追究,屬刑法第133條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為。在量刑上,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為又是被告人吳銀唐量刑的一個加重情節,即行為人的行為已經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情況下,如果行為人又有逃逸行為的,應該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量刑。鑒于案發后被告人吳銀唐已積極賠償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因此對被告人吳銀唐酌情從輕處理。故本案對被告人吳銀唐的定罪量刑是正確的。

Copyright ©2008-2021

溫州交通肇事危險駕駛罪辯護律師

版權所有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技術支持:大律師網
久久小说吧-最新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久久小说下载网